Piranha

目标是沪语、吴语、粤语、闽南语上手!

关键词:直播+福尔马林+钥匙

每次下班和真希出来赶最后一班地铁,直到回家踢掉拖鞋才算到了终点,这生活可真够呛的。

都市怪谈总爱故弄玄虚,玩最后一班地铁,半夜整点穿过哪个雕像会怎样怎样的把戏,对此我和真希总是哈哈大笑。

其实我们才是源头吧。哈哈。

两杯啤酒下肚,快到二丁目了,真希起身眼睛发光地对我说:“要不要和我家的福尔马林打声招呼?”在众人惊异的眼神中,姗姗离开。

真希是个绝顶有趣的女人,她来东京一年后,就琢磨出了东京腔的原理和背后的心理文化历史,现在她也是一口东京腔了,但性子还是关西那边那样风趣直爽。

春天她常常拍我的照片,夏季她说我真喜欢你敢不敢和我交往,秋季她偏爱挂在我身上吃栗子,冬季和我说要不把我介绍给你父母吧。是的,她和我赶同一班地铁,但人生上,我停下来,我放缓了步子,她依旧在赶。她真的有什么急事吧。

她说:我就喜欢松下君的宽容。说着这话,她又拿手机对着我了。她说,松下,请笑一笑就好啦。我笑。随后镜头翻转,我和她的脸挤在了一个框里,我才发现是在视频通话,对面是两个衣着精致的中年夫妻。她说,这是松下,请祝福我们吧。

其实有时我怀疑,我俩的爱不长久。 她太年轻充满活力,而我就是一平凡的松下君而已。我很宽松温和但我不傻。

一她有病?绝症癌症心脏病?顶多精神病。

二她可能有个社长父亲,社长母亲,顶撞父母有婚约在身?

三她是个外星来的短期旅客?或者另外一个平行空间,或者跳跃时间来的人?

有次抱着她喝酒就一不留神都告诉她了,她笑过了后托着我的脸颊就吻了下来。之后晕乎乎地听到“我超可爱的松下君啊。”(*'▽'*)♪

次日醒来,她在叮叮当当地烤土司,穿着橙黄色格子居家裙(我设计的!)。“这是记忆面包啦!”她一下子拿上来好几盘,一盘一块,我拿起一块,上面用最爱的朱古力酱写着“早上好松下,我是真希”。第二块字就多了点,“一直以来忘记说了”,吃这块感觉提心吊胆。有点犹豫地拿起第三块“当当当我做事节奏都很快,过人生也是如此。”,第四块写着“请原谅我的风风火火没给你带来安全感”,没做第五块。没做第五块?!

一脸纠结地看向真希,真希恶狠狠地指着我手里的三块土司,“快点吃!我也刚起床啊,还没烤好呢。”

……总之,她最后一块土司写着,“何时才将你的心的钥匙交给我呢?”“傻瓜,真不知道有没有长记性,只是吃得像piggy一样。”


评论
©Piranha | Powered by LOFTER